{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助电器 » 正文

苦尽甘来的姐弟恋 差异中岌岌可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2:54:00  

  我握住诗咏的双手,认真地说:姐姐,你能记得你的过去吗?我们现在假装不认识好不好?我们从头再来。这样在我们以后的记忆里,往事一定很美。

  可是,曾经有过的美丽,依然还在;曾经有过的过去,已不复存在……

  那美妙绝伦的惊鸿一瞥

  那一年的7月,我刚刚从万人竞走的独木桥上被挤落下水,不得不在父母无言的冷漠和亲朋虚假的安慰中,缅邈而苍凉地蜷缩在自己的小屋里,独自品尝着高考落第的无奈和痛苦。

  当时我的心情灰暗极了,每天不是傻呆闷坐,就是替上着班的父母及延续他们望子成龙梦想的家人做饭。

  一天傍晚,当我同生日一样准备晚餐时,却意外地发现案板上有一个纸条和100块钱。父亲说中午有贵客光临,让做点好饭招待。

  诗咏姐就在下午6点整准时出现在我家大门前的,同行者还有她的父亲。当时我父亲是厂里的一个科长,而对方是他的一个客户。当敲门声、开门声和关门声依次响过之后,客厅里便传出了父母热情的招呼声和必不可少的寒暄声。

  我很清楚地听见一个陌生男人在介绍:“这是我女儿诗咏,在图书馆工作,诗咏,叫叔叔阿姨。”随即,我又听见母亲在那里大发感慨:“哟,老余你可真行啊,这么漂亮的妹娃儿亏你也生得出来!”话音未落便传出了一长串笑声。接着,余父不知问了些什么,父亲的嗓门忽然低了下来,我依稀好像听见父亲似乎竭力在用平淡的口吻介绍道:“那是我大儿子,刚高考落北,在家待业……”顿时“嗡”的一声,我感觉血直往脸上涌,真恨不得立刻拿起手中的菜刀,就此抹了脖子。

  在以下的时间里,我的大脑已一片混沌,只知机械地切菜洗菜炒菜,外面的人在说什么干什么我全然一无所知。直到最后一道芹菜肉丝炒竣后,我的意识似乎才清醒过来,我听见了余父热情的声音:“老张你也是的,怎么能让孩子这样忙呢,快过来一起吃吧。哎,孩子,你叫什么?”

  “我叫华强。”我闷头盛了一碗饭,然后径自走了过去,在一张空凳上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最温柔、最悦耳的声音在我生命中响起来了:“这些菜都是这位小弟弟做的吗?真难让人相信。哎,小弟弟,你炒的煎蛋怎么黄而不焦?嘿嘿,而我炒的又稀又糊。”

  我仍然低着头,丝毫也不敢看人家,就用一种感激的口吻低声回答道:“先放油,再放大蒜未,待油香后打鸡蛋;火要匀不要太猛,这样煎蛋又香又黄。”

  我低声回答完诗咏姐的提问后,依然闷头默默地夹菜扒饭。在诗咏姐和余父的好一阵热情的夸奖和父母代答的谦虚后,我不复再是众人关注的中心。随后,我似乎听见诗咏姐在与我父母闲聊,说她很欣赏我们自己传统的饮食文化,将来有机会要当个酒店老板。接着,在众人又大谈了一通老一辈人喜怒哀乐的变迁和悲欢离合的际遇后,我悄悄地抬起头来,想偷偷看一眼诗咏姐。

  不想,当时的诗咏姐也正停箸未食,一双媚极的大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我。我骤然吃了一惊,急忙低下头去,立刻感觉满脸通红并彻底失去了再一次抬头的勇气。

  然而,那是一双怎样美丽而温暖的眼睛啊!事后,我千百次地回味那美妙绝伦的惊鸿一瞥,从此那隽永的记忆是我白日梦中的余温。

  就凭那一眼,我已知道,时年18岁的我,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时年23岁的她。

  像大姐一样呵护着小弟一个月后,当诗咏姐的影子在我的记忆里渐渐模糊时,我却意外收到了她的一条短信,问我还记不记得她一个爱吃大男孩煎蛋的大女孩,她还约我晚上一起吃饭。那天,诗咏姐为我准备的是一份烛光晚餐。摇曳的烛光下,她竟然提出要我做她的男朋友。诗咏姐的一番真情表白让我一时手足无措。有人爱是幸福的,可是对于开始一场姐弟恋,我却毫无思想准备。我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地对她说:“别拿弟弟开涮了!”见我不相信,诗咏姐一下子急了,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动地说:“我没有开玩笑,是认真的,不是一时冲动。”那一晚,我和诗咏姐谈了很多有关爱情和年龄的话题,但谁也没有说服谁。临分手时,诗咏姐斩钉截铁地对我说,她绝对不会放弃的。

  随后的日子里,诗咏姐一天一束玫瑰、一个电话、十几条短信,对我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我并不是铁石心肠,一周后,就被她的真情俘虏了。

  有了第一次的浪漫,就有第二次的甜蜜。和诗咏姐在一起的日子,天是蓝的,草是绿的,连空气都显得格外清新。我们一起听音乐,一起看电影,一起数星星,一起赏日出,依偎的心越靠越近,牵着的手越握越紧。

  为了买一张我随口说的很喜欢的CD,她跑了郑州十几家音像店;为了给我庆贺生日,她亲自下厨准备烛光晚餐;下雨天,她会为我提前准备好雨伞;公交车上,她会为我挡开拥挤的人流;我喜欢韩剧,她便忍痛放弃了足球直播;我喜欢逛街,她则拎着挎包毫无怨言地陪着我……那个时期,我被诗咏姐精心准备的一份又一份浪漫和惊喜包裹着,被她细致的爱呵护着,渐渐地忘了我们之间年龄的差距。

  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和一些朋友都劝我,说我和诗咏姐在一起不合适。而诗咏姐的父母也善意地提醒我,诗咏姐有时还像个孩子,贪玩、脾气也倔。可沉浸在爱情甜蜜中的我并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勤奋打工有奇遇

  虽然有爱但日子依然沉闷而难过,于是,我决定出去打工,自己养活自己,增长见识。其实内心深处也怕人家瞧不起。

  父亲无可无不可地同意了,他显然亦不愿我继续留在本地替整个张家丢人现眼。

  于是那一年的秋天,到广州城找了一份跑堂的杂事做。

  由于我的勤劳和朴实,我很快便得到了酒店主厨大师傅和其他师傅的喜爱。有时内堂人手紧,我就常被大师傅招去打下手,在一些保密性质的技术处理上,他们也从不避讳我。

  这样几个月下来,我多多少少对中国的川、苏、粤、鲁、京、沪六大菜系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也许在这个酒店还没有我这么高“文凭”的打工仔,也或许师傅们被我勤奋好学的精神打动,他们经常在酒楼经理面前美言,因此我获得了酒楼经理的赏识,从大堂调往灶上。大修师傅倾囊相授,也因此,我凭着拿手菜“八仙过海”、“吉祥如意”和工艺菜“普天同庆”喜获国家一级厨师证书。

  待我凯旋而归后,大师傅便洗手归山,回老家颐养天年去了。从此,天始降大任于斯人,我成了酒店的当红主厨,随即大把的钞票源源不断地寄回老家。

  在此期间,我拒绝了许多青春女孩的求爱,因为我总是被一个人的影子罩着,比来比去没有一个合适的。待同事们追问过之后,我才回忆起来:是诗咏姐那美妙绝伦的惊鸿一瞥,是那隽永的记忆是我白日梦中的余温,让我无法接受它爱。

  为此,我不断的打电话向昔日的同学们打听诗咏姐的消息。

  直到有一天,终于确切的得知诗咏姐与馆长离婚,而辞职开了一个酒店的消息,让我急迫地辞去了美差,返回家乡。鬼使神差地,我也不知我当时是为什么这样迫切。

危难之时显身手

  再见到阔别了四年的诗咏姐,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好像还是有些谇不及防,迎面走来一个深藏在记忆深处的身影。我见到诗咏姐在那一刻有些眩晕的感觉。很多次,我在梦里想象过我们的再度相遇,在街上,在电影院,在超市里,没想到真的相遇,竟是在自己有美差而她已离异的境况里。

  她的酒店正在招聘一个大堂经理。我是来诗咏姐酒店竞标的。诗咏姐当时仿佛忘记了我们曾经有过的过去。后来测评各标书,我毫无争议地中聘。标书公布的那天,诗咏姐接到我的电话:“诗咏姐姐,我想请你吃饭,不知道可不可以。”

  晚饭约在一家新开的酒店,没有过往的记忆。两个人吃得很沉默。我突然说,诗咏姐姐,我原来的手机号码一直还保留着,天天开机,怕你找不到我,可是你一直都没找我。诗咏姐抬起头笑笑,百转千回,不知从何讲起。

  我第一次引起诗咏姐的注意在是在一天中午,当时我轮休正在小寝室里看书,诗咏姐不知怎么就转了过来。简单地寒暄几句后,她发现我手中竟拿着一本《汉语言文学》,不觉颇有些意外:“你怎么……会看这种书?”

  由于我对诗咏姐的突然光临准备不足,一时来不及去编一些胡言乱语,只好如实回答道:“我想……我自己也不能老这样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不是吗?你从小也不是有过一个为之奋斗的梦想吗?”

  我的回答显然让诗咏姐大吃了一惊,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又满脸不敢置信地问:“可是……这儿这么吵闹,你怎么能看得进去呢?”

  我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用陶渊明《饮酒》诗中的四句回答了她:“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这几句诗说完后,我又有些后悔。因为过早地暴露蛛丝马迹,显然有违我的初衷。然而诗咏姐却也来不及对一个一向憨头傻脑的土包子侍应生,突然变得伶牙俐齿谈吐不俗显示他的惊诧莫明了。因为她的酒店很快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足以让一向善良的诗咏姐焦头烂额了。

  这起事是街角的一间大酒店的开业上,这一天一大早,对方就在一片鼓乐声中宣布开业。诗咏姐酒店的大师傅和服务小姐集体叛逃,而更糟糕的是,她酒楼在这一天还预约了税务分局局长的八桌酒席。

  因为这个惹不起的人物,一筹莫展的诗咏姐顿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我看见诗咏姐已被大堂副理王琼扶到一边沙发上休息,正惊恐不安地躲在一边,怯生生地看着面色苍白的她。

  我不觉叹了口气,然后一声不响地走了过去,拿起了桌上的菜单定晴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冷菜:麻辣海蜇、鱼丝煎蛋、红酥鸭掌、玉粉龙虾;热菜:龙凤火锅、白头偕老、鸳鸯戏水、早生贵子、喜字扣肉、龙凤相会、永结同心、金银满堂;汤类:绿豆羹、三鲜汤;主食:婚庆三鲜饺。”

  以上这些都是中国传统的婚庆大菜,虽然普通但做工颇得些精细,显示着点这些菜的人亦确实是一个人物。然而,这一切对于我这样一个国家一级厨师而言,又怎么会在话下呢?

  于是我便自信地走到了诗咏姐面前,坚定地注视着她说:“诗咏姐,让我试试。”

  诗咏姐她一袭黑衣把自己包裹得异常阴郁。诗咏姐刚一开口,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哀愁和落寞立刻爬上了她那有些苍白的脸庞。她说话时语调很低、语气很伤感,忧伤在她的故事里一直忧郁地流淌着。

  诗咏姐听了却并未有什么意外的反应,默默地看了我一眼。良久,她才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回过头去对那几个服务员说:“你们都去帮他吧,王琼,扶我回房休息。”接着她又勉强地冲我笑了笑,说了句:“拜托了。”就趔趄着走了。

  接下去的这一下午是我一生中最为忙碌的时刻,我把那四个服务员连同王琼一起支使得像车轱辘转,自己也忙得像个车轱辘。

  但到底有薄艺在身,牛刀小试之下,各种菜肴色、香、味、形俱佳,众吃客口感一新,不觉赞不绝口。最后,我又每桌奉送了两道工艺菜――金玉满堂和吉祥如意。那分局长吃罢乐极而笑,极为满意,事后不仅当即付清了本次的费用和原来就餐的全部余款,还额外留了1000元作为酬谢,还酒气喷了我一脸。

美丽犹在那过去已往何方

  诗咏姐是在半夜里才知道以上变化的,在我过去之前,早已由那位王琼绘声绘色地向她讲述了这晚的奇迹。正当王琼讲得眉飞色舞,而诗咏姐亦听得两眼放光,肚子却早饿得咕咕叫之时,我及时奉上了我精心制作的夜宵――由豆腐、青白菜、银耳、瘦猪肉及绿豆汤及富贵炒饭,还有她早前赞美过的煎蛋。所以成品后表面看似平淡无奇,但实际上却精雕细琢。

  果然,诗咏姐端起富贵炒饭只吃了两口就呆住了,她再一次停箸不食,一双媚极了的大眼睛又一如四年前那样默默地注视着我。

  接下来,正应了古人的话: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有任何波折的我们重续前缘结合了……

  本该是一段新生活的开始,可通常也是爱情童话的终点。

  恋爱是浪漫的,每一次深情的拥抱、每一个甜蜜的吻都让我陶醉。但是,婚姻却让我们从梦幻的天堂跌入了现实的深谷,日常的琐碎让我们之间摩擦不断。

  结婚后,诗咏姐依然像个孩子似的爱玩,常常是不玩到深更半夜就不知道回家。我也不知道以前那个有着媚极的大眼睛、对美食有着欲望、事业心强的她哪儿去了。

  一次,也就是我们结婚刚刚一个月时,晚上十点,我下班回到家里,可诗咏姐竟然不在家。我打电话给她,却一直无人接听。难道出了什么事?我越想越害怕,一直没敢睡,呆呆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凌晨两点,诗咏姐昏沉沉地回了家,招呼都没和我打,就倒头而睡。当时,我委屈极了,想想自己成天在酒店累得要死,饭没吃、觉没睡地担心她,可她生意不做,到处疯玩,我到头换来的却是她的不理不睬。

  随后的日子里,我管她管得越来越多,而她则越来越烦。在我的心目中,一个女人结婚就应该有结婚的样子,哪能像没结婚时一样天天和朋友混在一起?而诗咏姐则固执地认为,一个女人也应有应酬、吃喝玩乐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况她还是一个酒店的老板,怎能做个完全的居家女人?我们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她照样玩到深更半夜才回家,我照样一个人忙里忙外的生闷气,天天还牵肠挂肚地等她,而她回来后又忍不住和她吵架。一个人呆在家里时,我就爱胡思乱想,越想越不是个味儿,越想心里越难受。等她回来后,我的脸色自然不好看。她应该能看出来,但从来没有安慰过我,反而显得很不耐烦,说我就爱多想,没影的事自己给自己添堵。

  我们之间的矛盾越积越多,开始她很多事都让我拿主意,后来,她就不听我的了,很多事情都要我依她的想法办,她还总觉得自己年龄比我小,我就应该处处让着她,而她则认为自己是个女人,男人就应该大度些,处处迁就女人。

  没有了往日的浪漫与甜蜜,我和诗咏姐几乎天天都要争吵。一次,诗咏姐竟然重重地打了我一耳光。立时,我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脸火辣辣地疼,心针刺般地痛。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一段浪漫、温馨的姐弟恋会在婚后变得这样千疮百孔?也许从我同意和诗咏姐交往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个错,一步错,步步错。

  我不止一次地握住诗咏的双手,认真地说:姐姐,你能记得你的过去吗?我们现在假装不认识好不好?我们从头再来。这样在我们以后的记忆里,往事一定很美。

  可是,原来的诗咏难寻,曾经有过的美丽,依然还在;但曾经有过的过去,已不复存在……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