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他能为了爱她,抛弃了名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5:15:14  

  情绪总是让人无法安睡,天还未亮六子便早早起床站在阳台上望着天空,此刻南京的天空有些朦胧,或许只是因为泪水湿了眼眸,他明白,即将失去的不仅仅只是这么多年来拼搏的梦想,而是这里整片天空!不知何时,雪琴已站到了他身后。“六子,要不咱别走了,老板都那么的舍不得你”他叫伍六,她习惯叫他六子。六子缓缓回过头说:“走吧!我都已经决定好了!”雪琴问:“你不后悔吗?”六子坚定的回答:“不后悔”。“为什么”,雪琴追问道。六子勉强的笑了笑:“因为,爱情它不是过家家”!

  几年前,他俩同在镇里面的小学上学,他们是邻村,由于上学路途遥远,他们便成了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的玩伴。也正因为这样,雪琴在同学们的口中也就成了六子的小媳妇儿。虽说只是同学们的戏语,六子从来没当真过,但是雪琴,她却一直都当真。每次看到六子跟别的女孩子亲近一点,她都会生气不理他。有一天,六子突发邪恶的心理,决定捉弄她一下,放学就牵着别的女孩子走了,雪琴哭了,他笑了。雪琴发誓再也不理他了,坚持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上学路上的孤单,六子再也不敢了,也许是他看着雪琴孤单的身影,心疼了。儿时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易逝的,很快,他们小学毕业了。那天,雪琴又哭了,因为条件不好,她要去外地打工了。六子想要挽留,但是无能为力。雪琴说,等他们都长大了,要六子娶她做媳妇。六子答应了,只是安慰。后来他们没有再相见,儿时过家家的游戏便在与生活残酷的斗争中这样结束了。

  六子一个人上了中学,当学到生物的时候,他明白了女性是从10岁开始发育的,也就是说,即便十一二岁的她也会懂得情感,记忆中,我好像懂得了什么,亏欠了什么。年少,还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初中毕业后,六子也出去工作了。时间总是能让情感淡忘,青春也总是对情感有着无限的向往,他便近水楼台,交了女朋友。经过了几年努力的拼搏,21岁,他成了公司最年轻的车间主任。那年冬天,本以为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在女友父母的再三反对下,他们投降了,因为他的女友是外地的,六子便一个人沮丧的回家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六子遇上了雪琴,兴奋之余谈起了过往。当他谈及感情的时候,雪琴有些心酸。这些年,她有回去打听过六子的消息,得知六子在外地交了女朋友,她也没好意思再去联系他,而后,她也一直没愿意去交男朋友,直到现在,她的父母让她回去相亲。六子明白自己即将失去的,却已无颜再去挽回。纠结的心却还是让他戏语般的说道:“你是我媳妇,怎么能去跟别人相亲”。雪琴看着他,眼泪止不住掉了出来。“你当我是你媳妇你你怎么会拉着别人的手走,你当我是你媳妇你这些年怎么不来找我。”是啊,六子不明白儿时的记忆为何在她脑海中如此深刻,他不知道他这些年为何不回去找她,但是他知道,刚才的话她当真了,他还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一直深深的爱着自己。他问道:“你去相了没有”。“还没有”。“我去你家提亲”。雪琴没有回答他,一个少女多年来对爱情的憧憬,化做一怀拥抱,在那个遥远的山村,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尽管最后得到的是次品。

  曾经的两小无猜,双方父母自然不持反对意见。让人难堪的是毁约,六子便主动承担起了这份责任。时间在过,很快又到了外出的时间,雪琴在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随着六子一起出去工作。临走,她问:“你还会跟着别的女人走吗?”六子没有回答,笑了笑,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傻得很天真。[page]

  回到公司,六子将雪琴安排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方便于工作上的照顾。而自己的上司也已经换人,现在是老板的侄女,叫文英,大学刚毕业,来公司学习管理。由于没有工作经验,老板提出要求让他在工作上多辅助她。工作上的来来去去,使得他文英更为接近。在众人眼里,也就多了些闲言碎语,而这一切雪琴看在眼里,听在心里,却也没说。六子也知道,所以在工作尽量的避开文英,非公事绝不与搭话题。但是好像他越是回避,文英就有越多的事情找他。终于有一天,文英说要请他吃饭。六子明白,这不是领导请部下吃饭,这是男人请女人吃饭,雪琴也明白,但是他不能拒绝。那天宴上,文英跟他谈着:“你是一个有志向有报复的男人,但你学历至此,若没有人帮助你,这份工作可能就是你人生的巅峰.....”谈理想谈报复并不是她请他吃饭的目的,六子打断了文英的说话。“说实话。”“我喜欢你,”文英很淡定的回答。六子并不感动惊讶:“我有女朋友。”文英反驳道:“还只是女朋友。”“我不会背叛我们的感情的,”六子肯定的回答。“这关系到你的感情,也关系到你的人生,我喜欢你,但我不勉强你,我希望明天你能给我答案。”说完文英结账走了,不给他再一次否定的机会。或许,再一次,他也不一定会否定,论长相,论素养,文英不过在任何方面都胜过雪琴。财利美人的诱惑,六子心动了,真的心动了。

  带着艰难的抉择回家,门已经被反锁了。他叫喊着要雪琴开门,雪琴说她只是要静一静,不想有人打扰,将六子拒之门外。她是该静一静,傻子也能想到文英请六子吃饭的原因。她在纠结,是否该让六子去追求美好未来;她在自责,自己没有能力去帮他六子就梦想。夜渐渐深了,纠结使她无法入睡,她想要开门看看,看看六子是否会守候在自己的门外。开门的瞬间她感动了,六子倚在门墙上睡着了,雪琴没有叫醒他,蹲下来靠在他的肩上睡去,带着幸福。六子被她碰醒,将她搂入怀中,继续安睡。

  第二天,六子给了文英答案,两张辞职报告。他们共同辞职的原因,回家结婚。这不是文英想要的答案,文英问六子,即便是他要拒绝,也没必要离开。六子说只要诱惑还在,他就不能保证哪天会不会背叛爱情,他只有逃避。文英去跟雪琴道歉,雪琴说我们都只是为了爱情在争取,没有对错。

  离职的期限很快到了,六子万般不舍还是要离开了这片天空。这一天,老板和文英也来给他们送别。老板依旧在挽留他,他还是拒绝了。最后老板送了他一颗名表,他想要拒绝,老板说给他戴着铭刻今天的抉择,他无法再拒绝。文英送给了雪琴一对戒指,她说她要让这对戒指永远见证那个为爱情拒绝了她与名利的人的爱情,雪琴也没能再拒绝。

  踏上了离别的列车,看着渐渐远去城市与曾经的梦想,六子擦干眼泪。“雪琴,我给你唱首歌吧。‘爱情不是过家家,拿起来就放不下......’”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